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初遇

26

的眼皮,但由於頭暈目眩,視線仍然模糊不清,無法看清麵前的人究竟是誰。他隻能隱約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,正焦急地注視著他。然而,正當他試圖回憶起之前發生的事情時,一陣突如其來的頭痛襲來,讓他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。在那一瞬間,他彷彿感受到有一雙溫暖的手將他背起,隨後,他的意識便完全沉淪進了無儘的黑暗之中。高掛於天空中的太陽灑下金黃色的光芒,將地麵上重疊的人影映照得格外悠長。過了一會兒,太陽漸漸西沉,兩個影子...-

隨著一聲聲急切的呼喚聲,沐清野感覺自己的意識正在慢慢迴歸,他努力地睜開沉重的眼皮,但由於頭暈目眩,視線仍然模糊不清,無法看清麵前的人究竟是誰。

他隻能隱約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,正焦急地注視著他。然而,正當他試圖回憶起之前發生的事情時,一陣突如其來的頭痛襲來,讓他再次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在那一瞬間,他彷彿感受到有一雙溫暖的手將他背起,隨後,他的意識便完全沉淪進了無儘的黑暗之中。

高掛於天空中的太陽灑下金黃色的光芒,將地麵上重疊的人影映照得格外悠長。過了一會兒,太陽漸漸西沉,兩個影子也隨著它的落下而逐漸消失。

最終,他們停留在了河邊一座簡陋的茅草屋前。

夜幕降臨,萬籟俱寂。當次日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茅草屋頂的縫隙,灑落在木床上那個安靜的身影上時,沐清野終於被這道明亮的光線喚醒。

他有些不耐煩地抬手遮住了眼睛,試圖擋住這擾人清夢的陽光。就在這時,伴隨著一聲輕微的"咯知"聲,似乎有什麼東西發出了響動。

門被一隻修長有力、骨節分明且手背上青筋凸起而又性感的手緩緩推開。在這推動的過程中,隱約可以瞥見那白皙有力的手腕。

隨著木門開合的幅度逐漸增大,他終於看清了眼前之人的全貌。隻見一位頭戴黑色襆頭,身著月牙白色唐製圓領袍的青年男子正站在那裡。

他腰間束著蹀躞帶,雙袖收緊於臂鞲之中,下身穿一條中褲,腳上則穿著一雙烏黑亮麗的皮質**靴,裡麵還套著一雙錦襪。

最為特彆的是,這位青年男子的領口並未係扣,而是隨意地向外翻起,透露出一種彆樣的瀟灑與不羈。

再看他身上的袍服,其襯裡中的葡萄紋樣格外引人注目。這種紋樣不僅寓意著富貴長壽,更彰顯出他獨特的身份與地位。

此刻,站在麵前的這位青年男子,無疑是一位氣宇軒昂、儀表堂堂的七尺男兒。他的目光炯炯有神,猶如饑餓的猛虎一般,散發出令人敬畏的氣息。

他推門而入後,瞧見沐清野在一動不動的望著他。頓時感到有趣的一邊走到沐清野的床邊。

一邊愉悅的說“兄台,爾可好些,昨日吾於河邊欣景時,看到爾一人躺在河岸邊,生死不知,原想叫醒爾詢問情況,爾卻在醒後突然又暈過去,為保爾的人生安全,特帶爾來此。”說完已是走到床邊。

沐清野手足無措地看著他,輕聲回道“多謝兄台收留之恩,吾因意外受傷磕到頭,記憶混亂,想問兄台,不知今夕是何年,何人當政”青年男子聽此。

挑下眉望著他,之後低頭漫不經心的回答道“爾性命無憂即可,今為開元十二年(724),唐玄宗李隆基當政。”在他說完後,沐清野小心地看著他,又再次詢問他的名字。

他高聲說“吾姓李名白,字太白,爾且稱吾為太白即可”沐清野聽後大驚,久久而不能回過神來。

-清野的床邊。一邊愉悅的說“兄台,爾可好些,昨日吾於河邊欣景時,看到爾一人躺在河岸邊,生死不知,原想叫醒爾詢問情況,爾卻在醒後突然又暈過去,為保爾的人生安全,特帶爾來此。”說完已是走到床邊。沐清野手足無措地看著他,輕聲回道“多謝兄台收留之恩,吾因意外受傷磕到頭,記憶混亂,想問兄台,不知今夕是何年,何人當政”青年男子聽此。挑下眉望著他,之後低頭漫不經心的回答道“爾性命無憂即可,今為開元十二年(724)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